忍者ブログ
不安な事を恥じるな、立ち向かえる強さは皆が持っている
[1] [2] [3] [4]
下午听了「真情」,现在被治愈一般在走路都会笑,没准儿还会哼哼小曲发出意味不明的相声词

他们能够幸福真是太好了
虽然故事的结局仿佛又带出了新的不安定因素但是只要在一起就好了

别再犹豫了好么,每次有不坦诚的地方我都好想披死慈英好么
但是最后逼着臣说死之前都要在一起我就跪了
他们只不过是太爱彼此才会有所顾忌呀QUQ
每次静下来说话我都ドキドキ实在不知又会出于为对方考虑说出实际上伤害对方的话

唉,这俩人其实真没那么闹心的
从最初相识已经7年了,都老夫老妻了还能这么腻,还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

所以说,能够在一起比什么都感动


然后,神谷的声音,真的是每次听都会被拽回去
其实我都无所谓他的什么新闻了,不仅是唱歌就连RADIO和动画都无所谓了
但是每次听到小黄蝶里的声音还是感叹,不得不承认自己其实是神谷厨|||
当然相手也很重要,换作某些人的话估计我又得当搞笑碟听了吧


决定把之前的都重新听一遍了!

拍手[0回]

PR
从被神谷治愈到看着PV就挫气再到被治愈,有这样进化的吗?!
神谷浩史给你答案——

小清新自然风家庭主妇型(アレ?)再见
从今天起我也要和小野君一样走误打误撞搞笑艺人线

关键字:晚上记得和抱枕一起高潮哦!(原来外遇对象是抱枕?


前两天看阿昌那个结婚节目看得有点堵(请相信绝对不是因为新娘不是我而羡慕嫉妒恨|||
外加始终令人イライラ又绝望的CPA

今天真是治愈了,我好想要一个鸡毛掸子啊麻麻(快醒醒

神谷さん癒し力相変わらずタケーなぁ

拍手[0回]

前面和老妈谈心

生活在一起就是不好,总会有很多矛盾,所以以前离家两三个星期回到家才最开心

不过重点不是在这里
我其实是一个包容力超级无限大的人,即使真不高兴也不会说出来伤害别人
然后不说不说就忘了,再然后我就只记得别人的好


但是又说到了去年神谷那件事,然后我眼泪就啪哒啪哒掉下来
为这件事我曾经哭了整整一个月

其实我泪点实在高到冷血的程度了,人家看得泪眼模糊的故事我都无动于衷的好吗
所以我真心怀疑,为了神谷这件事,我已经把好多年份的眼泪给掉光了

我到底是在借怀着什么放不下呀……

不过说到底这是终身遗憾,而且是非常严重的终身遗憾

拍手[0回]

言ノ葉ノ花
当年听时真心觉得原作的好
由于可以听到心声而逃避世界的丑陋,当这种声音听不到之后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相信世界了
直到有人可以为你解开心结

卡司也好
当年我还很喜欢DC
最喜欢的一个本子由最喜欢的一对相手去演真的好开心

所以这次听说日和要出真的很激动


不过,可能是时过境迁,有很多感觉找不回来
听日和的时候竟然觉得只是一部搞笑碟
主要归功于第一轨小野那句楽しいXXX悲しい←忘记了,还有最后神谷那句また晴れるといいなー←各种即视感。喷

不过虽然没了感觉,前两天看了短夜之后又觉到感动
实在不知说什么好


时间过的好快,竟然喜欢神谷已经有三年了
这三年自己也变了不少,有时候也非常讨厌这样的变化
对神谷的喜欢有时候也暧昧模糊
有时候甚至觉得,如果当初没有爬墙该多好

不过啊,虽然我总觉得石田算是我的前本命,阿昌算是现,神谷好像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一样
但是翻看去年有一个月用笔记的日记,竟然每一天都提到了神谷呢!


hibiki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顺说,神谷是真爷们儿呀,拔好智齿第二天就去LPC
我现在疼得可是连话都懒得说了呢,笑都不敢笑

不过看着他比以前小掉一半的脸,总算还能自我安慰,坚持下去

拍手[0回]

关于神谷的那件事,怎么就能这么虐

反正这两个星期以来是受够了某些亲妈饭脑残饭伪饭了
当然对无智商无诚信无责任的主办也彻底无语了

就一句话,贵圈真乱


另外,我觉得,自从喜欢上神谷以来自己变了很多
这和他本人并无关系,也完全没有怪他的意思

只是有时候我会想,如果当年没有喜欢他的话,估计现在并不会扭曲成这样

围脖上有许多姑娘说看了他的绕口令觉饭上他真好
但是我看了之后就是很普通的在那里鼓掌而已
就像这不是我喜欢三年的声优而只是我一直很崇敬的声优一样
这还是有区别的

我觉得这是一种不能自拔的痛苦

我曾说过,如果有一天DGS结束了我会失落的不想再听他们的声音
因而可能会直接离开ACG的圈子

我现在觉得,我要真的能从这纠结的怪圈中走出来,也只能离开这个圈子
看到的太多,知道的太多,实在让人心累

拍手[0回]

如果我看完今天的砂锅,听完明天的DGS,估计就不会写下下面的话
所以和阿昌生日时一样我早一点写

然后这不是庆生文orz
是一篇我自己的回忆录……
有一些自认为很好笑的昔话,现在想来这文章更适合放在人人网orz



以前总是说如果DGS结束了我说不定会离开ACG界
因为听到他们俩的声音会难过会感慨,但是他们又太蹦跶会经常听到或者看到他们
所以就只有一个方法就是离开ACG界……

现在想来是庸人自扰

先不说DGS这个摇钱树真的好大好大
说不定结束的时候我都不会关注它是不是结束了然后过了一年半载才突然后知后觉“原来DGS已经结束了呀”
随后又回忆一番也会有难过但说不定心理早另有新欢了orz


就像去年的今天我不会意识到2010我说的最多的一句CI话是要嫁给阿昌( ̄▽ ̄")


不过存在过就是存在过,一定会留下些什么证据的
这个是竹本说的

没有看过第二部的话不会太明白,他老实说自己骑着自行车会到哪里去啥的
但是其实还是第一部比较好看吧……


喜欢神谷两年,听DGS两年
95话开始听的
每个星期都保证听完当周的那份不落下一直到195话正好100话
之后听什么我都忘记了

不过是觉得自己太忙,连砂锅不是都没有时间看嘛(所以有时间来码字??

两年说来真的是很微妙的时间
记得那个时候考完高考完全已经不是这个圈子里面的人了
然后就两年前神谷的生日有很多人为他庆生发了很多抓马资源,所以我就闲来无事下来听

后来就去了病院了



在那之前我对神谷浩史是怎样一个人是没有概念的
或者说很模糊

那个时候对谁都很模糊
比如说有很多大辅君什么还有经常把小吉和小野搞错啥的
唯一印象深刻的是mamo说他结婚了orz

还有就是阿村,因为那个时候有一个前辈很喜欢

其实后来翻帖子之后原来前辈在我对任何人都很模糊的时候发过DG5的照片(就是网上流传的很广的那张……


当时有很多很傻的故事都告诉了那位前辈
比如说高三的时候自己一年都没有上网,加上高一高二也非常少上网
所以整个就是世界之外的人了

高三下半学期的时候前后桌四个女生很要好
经常带一样的奶茶去学校然后搞一个茶会orz
后面那个女生知道我很喜欢声優就会经常问我一些问题
比如有个不配BL的叫结城比吕(那个时候还么有改名字吧)对伐?
我说不知道
后来她给我听了声音

觉得声音超熟悉于是想了一个晚上想起来了是double call里面的
但是的确一点H scene都没有orz


还有就是类似于
她:有个声優的绰号叫小鸟的是谁啊?
我:(大根表情)鸟山明!!

她:有个声優的绰号叫小五是谁啊?
我:(大根表情)武内直子!!!

←谁快点把这个彻底白拖出去……



然后就要说到神谷了
那个时候她很喜欢绝望,我是没看过,但是有听说

于是有天就聊到绝望的声優是谁
她:神谷……
我:(大根表情)毛利小五郎!!!

……

于是我们笑了一节课只为绝望=毛利小五郎这个不是事实的事实(喂!!


第二天我快要迟到很吃力的爬六楼的时候她赶上来还提到了
于是我们又笑了会儿
她:他好像还得了什么声優赏
我:……哦!那应该不是他,是另外一个人


( ̄▽ ̄")


说明那个时候我是有知觉的,知道有声優赏这个东西(其实还知道当年得奖的是mamo和平野
其实我只是关心得奖的有没有石田彰对伐orz


后来一直到夏目我都不知道神谷这个人
知声当时是做了夏目的一个杂志访谈,包括papa,神谷和石田
我只盯着石田彰看了orz

后来知声还出了砂锅那期石田彰quiz部分的字幕
我只是觉得很好笑
也没注意神谷


不过话说回来神谷出事故这件事情我倒是知道的
但是只是因为蜂三的缘故,知道蜂三有位主角因为什么事情没有参加到最后一话的出演
但是那个时候我喜欢的森田学长orz

而且那个时候,我是那种一个夏天可以做完两本龙门却唯独看不完蜂三的人



现在想来固然有些可惜
觉得错过了很多东西

但是有时候也会觉得那种隐约的感觉也挺好的,起码回忆起来会会心一笑




喜欢神谷的两年给我的感觉就是快
快的让我都觉得好像一眨眼就过去了,我昨天还在编中国结一样

人的变化也快
我从上面的彻底白,到基本不会把小吉和小野搞错了(你那个基本是什么意思喂!

然后从前辈那里领来了中村悠一养(啥?!
她去爬网舞了

还转了一圈喜欢上了阿昌


对于神谷也从各种白各种花痴各种CI(翻到以前自己在病院的发帖就觉得很恶心orz
到现在看着他的杂志照片就把鼠标捏爆的感情
其实我一点不淡定,只是说话的人有很多
神谷饭太多了,所以我也用不上说什么
说多了还觉得自己刷版了orz(我纪律观还是很严格的,不知道被谁训练出来的

对于歌浩史上次也说得够多了
就算再说,我还是会在上学骑车的路上唱他的歌

迎着阳光唱很阳光的个感觉是很美好的,尽管是去上学orz



囧,说出去这么多……


还是说回DGS

DGS对于我来说是两年
不过作为一个番组已经4年了

虽然我不是DC厨,但是四年的默契是不能否认的

四年机会每两个星期就会一起工作一个多小时的人
从第一话还很很拘束的发短信说“我一个人的话也够呛,有小野君真的很好啊”
到现在已经不用说什么感谢之词


关系好什么的不敢说
一来我也不知道,二来怕是被反DC党鄙视,或者又有白拿来当话题

不过总算是熟人orz
我总觉得如果对方在台上的话,另外一个就会很安心也比较自由

这也是最近看了里切和working得来的结论


那个时候说自己会离开ACG界的时候经常会想到以前曾经被提及一时的能登和川澄的一个radio
如果以后也有人能够写出连一个旁观者都会为之动容的文章就好了

不过首先思想得纯粹一点orz



两年也认识了很多人,包括让我想要去四大的人也在神谷饭之列
可谓影响了我一辈子啊(如果最后我真的到四大去的话……


想来喜欢上神谷,算是大学生活一件贯穿至今的事情吧
如果多年后回忆起大学生活的话
除了努力学习之外“神谷浩史”也是一个关键字哦

拍手[0回]

结果,上一篇没有写出来的话,这篇还是得说

其实都是对事不对人的,换着人,我还是会这么说


不过实在觉得suzaku1967惹毛你了,那你做任何一切我都会接受
现在不是很流行在围脖上骂嘛,这个我也接受

其他就更随意你了(只要不删我在礼拜五和Y梦的号就可以了orz),我是不会作任何其他表态的



------------------------------------------------------

昨天晚上,在书上看到iridescent这个词,我都差点哭出来
iridescent→彩虹色→虹色蝶々


不要说我想的太远太多,也不要说我记得牢,我已经再三告诉自己不要再去想这些事情了
但是鼻子就是一下子酸了

那时看到第一张单曲的消息的时候,和萍说真的想抛弃神谷啊
其实早在2010年的新年愿望上写着的“早日弃坑”其实说的就是神谷啊

不过还是想夸自己争气的,For Myself到底是忍住了没买

看PV的时候是真的觉得恶心到了
后来和萍说,神谷的那个新的PV拍的就和游歌里面的一个PV一样。。。

在DGS里头听他说这可是35岁的大叔哦
心里百感交集发了个围脖
后来T酱和纳米酱都转发了都表示觉得35岁伤筋动骨的不容易

我那时没再吭声,其实是觉得大家误会我的意思了
我不是想说他拍PV拍得很累很努力
我想说的是他好歹有些自知之明知道自己35岁大男人了这么卖萌不对,人家偶像团体都没这个样子呢

结果次回的DGS里他说的话让我明白了
其实不是大家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我误会了神谷的意思

个么也没有什么好感动的了



对于神谷唱歌,从第一张小专开始就有很多想法
知道这消息就没有表态
那个帖子我都没有回,里面的回帖,则是之后再看的

我是没有勇气像hollanjune一样说走就走
而且那个时候我不过刚喜欢神谷半年


一个人要做一件事就可以给自己各种理由

那时候想了很多
想自己不能这么拿他和石田彰比较
在我看来,他比石田彰要热爱他的工作一万倍
而且,他也不是那种会拒绝别人的人

与之相反的反方观点也有很多,诸如,这么大的人了应该有判断
或者说,既然说过的事情,为什么不坚持呢?!


但最终还是我自己妥协了,还买了碟,还在自己的博客里面置顶应援呢



那个时候,博客的边栏里面写着“神谷浩史→溺爱”
这“溺爱”两个字放在那里可不是用来吐槽或者当亲妈用的
只是觉得,连这件事都可以这么对待所以我对神谷绝对属于包容了吧

所以才用了“溺爱”


明明是一个很有实力的声優
无论每次是对歌浩史有多少的失望了,哪怕只是听一张碟,哪怕只是看一话动画,听里面的一句台词,就好像立马被拽回去似的

声音啊,有时你必须承认它有魔力


不过最关键其实是,他唱的真的不好听啊
我是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好听了,是歌本身好听吧



后来知道了第二张单曲其实是在第一张之前就决定的
个么其实也么有什么好怨的
就像,你本来说要再发一张小专是一个道理

本来有那么一点释怀的,反正又不是最先想的那样是因为这次销量很好才出第二张的
不过就是抵不住自己的专业素养


我不像围脖上面的某姑娘,对此事激愤了还刷版(出于和平共处原则,我还没有取消关注
我也不会像诸位又亲妈心的姑娘一样,说什么担心身体啊,健康啊啥的

老实说我貌似从来没有担心过这个人的过劳,或许在我眼里都是自找的吧



最近围脖都不太想看,但是不看,又会觉得无聊

信息量太大,有些事情,我不想知道也知道了
例如日本小野fan怎么黑神谷,还有什么DC厨之类的事情

有些不是我关注的人写的话,也被转到给我看见了




和纳米酱说觉得自己就适合一个人窝在博客里面写写repo对着阿昌发花痴
结果纳米酱和我说了老早之前的repo的事情,还叫我不要介意


该说不要介意的人应该是我

那天她回复我说神谷的PV“总之各种萌”的时候,我没有回复她
是因为实在不知道怎么回
是应和的说对啊对啊,好萌好萌,还是直接了当说disgusting

如果直接说后者或许会吓到纳米酱也说不定然后稍微建立起来的一点点友情就没有了
但是我不是一个会说违心的话的人


在写上一篇日记的时候说看到他的PV就哈搓七
其实是当天晚上第二遍看的时候,恨不得把自己手中的鼠标都给捏爆掉

这话我和那位愤青的刷版的姑娘讲了
目的明显的很希望她看清楚我不是那种对着神谷会觉得他工作辛苦会心疼他的人
至于那位姑娘有没有泠得清我就不知道了


说到底,纳米酱是绝对会站在神谷那边的吧
但是我不会因为心疼他费了这么大精神拍了PV出了单曲而去买一张的




还有么就要说到T酱了(结果我还是避免不了aggressive啊

上一篇日记应该说的挺清楚的了,有关DGS的事情

我这种连神谷看都没有看过一眼的人发表什么都是假的
只是我还是不觉得DGS有什么误导性质的

DGS最先也不是这么设定的,后来两个人是这么发展的

这个是很简单就可以解释的,在两人主持的时候势必会有弱势和强势之分
而这种区别是相对的也不是绝对的

神谷和小野搭档的时候就是要比平时S一点。小野遇到神谷的时候也会比平时要M一点
这个其实是出于他们的本能,两人都没有过分的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我是真的不知道那些觉得神谷在DGS里面不真实的姑娘是怎么看出来的
有多少的不真实了
比砂锅不真实是肯定的,因为神谷遇到阿昌和鲇叔的时候同时可以扮演两个角色
但是怎么说我都觉得比在舞台上真实了去了

无论是KamiYu还是neo11,我看到神谷在台上那种做笑哦,就觉得disgusting
没有人觉得他有一种眼神不知道往哪里放,手脚不知道怎么使得感觉吗

当然在那舞台上谁都会不自然,我看阿昌也觉得超级不自然呢
相比之下经常去大舞台的神谷是不是稍微好一点?!

每个人都是多面的,单细胞的小孩子除外
所以说神谷很爷们儿,又温柔,一点都不S所以DGS误导人这个是不对的
对待不同的人不同的事,做出截然不同的反应,即使你说他是典型的水平A,也没规定他一定都要什么都按水平A给答案,不是有九重人格分析吗
这点连还没有踏入社会的我都知道,他不会不知道的

不过反过来说小野是一个好青年而被DGS误导了这点还可以接受
小野在舞台上,表演的部分说不定比神谷还要多,我不了解他,也不敢说一定


不知道,反正我是没有见过生人,说什么也显得苍白无力
不过我知道,DGS,仅radio本身而言,还尚属于他的工作范畴
歌浩史我觉得是不算的

所以我还是会听DGS,即使一次听得没有一次仔细



如果有激进的姑娘见到我上面的话估计一定会在心里想“觉得disgusting你就不要看呀!又没有人逼着你看!”
对啊对啊,我也是在这么想的啊,我都想了一年了啊

但是我就是很喜欢神谷啊怎么办呢
很想看到他怎么办呢
就是怎么也忘不了怎么办呢
即使是心里有了阿昌但是还是不能淡忘怎么办呢




这个时候真的想拍死自己



喜欢神谷这话,我没有经常讲
两年了,除了先头3个月自己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彻底白之外

自从他出了小专之后基本没有讲过


但是我也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这么伤心
所以即使是出了小专,我也没有愤青的写什么东西或者抱怨什么

这么说,积到现在算是爆发?!





学了新闻两年半的时间
学会了不说真话,但也从来不说假话

所以有时候我是不是装傻装过头了呢,这难道不等于骗人吗?!

拍手[0回]

本来想说一堆,然后觉得打字很累,争辩更累

如果有人觉得下面两句aggressive,请和suzaku1967绝交





1、我看了神谷的for myself的pv就觉得这男人哈搓七
但是我还是会唱着for myself骑车上学


2、我喜欢DGS但是不是DC饭,且不觉得DGS有什么误导人的,起码是声優的本职工作之一





说完,不解释,不争辩

拍手[0回]

TRIGUN还没有补完,每天一话还是属于比较可以消化的速度了吧

然后之前也翻了TRIGUN的维基知道神谷在里面龙套过的,也知道角色是一个小孩子
但是今天是完全没有坐好心理准备哇Orz
直到那娃身份被拆穿之后才顿悟

一开始上来那句对不起我根本没注意,也只认为是个女声优反串一下拉倒的事情了
后拉拽衣角说加油的那句听着只觉得怪(可能一开始就以为是女声优所以先入为主了吧。囧

话说顿悟了之后还是觉得那声音不像啊,大家去听听22话,我真的觉得不像啊
好吧,后面几句有点像但是还没说多少就被毙了Orz

结果,看卡司的时候发现这话的惊喜远远不止神谷一个人伊刚
noji也在里面伊刚
话说觉得noji的台詞的话算字数应该比神谷多来着|||当然这也是回听了之后才顿悟的(你是顿悟毛了

LOVE & SURPRISE

拍手[0回]

カレンダー
04 2019/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記事
(02/22)
(05/24)
SCC
(05/06)
(04/21)
(04/07)
(03/25)
(03/16)
(02/25)
(02/22)
(02/20)
ブログ内検索
アーカイブ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Je suis avec toi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