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不安な事を恥じるな、立ち向かえる強さは皆が持っている
[586] [585] [584] [583] [582] [581] [580] [577] [576] [575] [574]
第二天早上3点就起来了,然后3点半过一点出门的,骑到那边4点45不到。然而竟然比昨天排的还要后面!!路上遇到昨天见到的一个妹子,骑车速度简直不能比_(:3」∠)_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所以我又一屁股在天桥上席地而坐并且化了个妆,也真的是被钻A锻炼的各种奔放。和昨天差不多时间整队,比前一天要差了50个人左右吧。二楼站了一会儿做出了一个决定就是去入场队伍那边占座,然后就奔出去把塑料袋水杯雨伞化妆包扔地上了。结果没想到第二天队伍动的超级慢,旁边还有妹子说,不动才是最吓人的。后来看到我都惊呆了!就是后面10来个レジ都是空着的!要所有レジ都空出来之后,大队伍第一个staff check了库存之后才可以去レジ。所以就等于一个一个人卖啊。虽然昨天出了那种恶心的事情是一回事,但是这种对应只剩下mdzz可以骂了吧。然后我们后面有排了一位穿着腿队法披的大叔,看到了之后就上去吵了,终于有上面的人出来了,然后开始按照昨天的方法来排但是队头还是会在check一下库存。因为快要到整队入场的时间了所以就想如果心形挂件荣纯切了的话其他都不买了直接去排入场,结果呢心形迟迟不切好死不死在我排到的时候切了而同一时间入场队伍开始整队了,运气实在差到家了。入レジ之前他们还在一个check我的注文,笑死了还问我降谷的橡胶你要伐已经切了,我说昨天买了不要了(特么切了还问我要不要蛇精病不?
买完飞奔去整队的地方,反正就在我扔东西的地方杵着了,幸好队伍还没动。但是原来前面只有十几个人的由于整队变成三排所以前面变得有一百个人了囧。进去都还用跑的,站在那里的时候后面还有人说我ずるい,这个时候只能厚着脸皮了心想以后也肯定见不到你们这些人了。
万幸的是虽然入场之后座位已经做到上面的block了但中央靠前的block有零星的空位其实是没有人的。大概第十排左右空了两个位子中间有一位老奶奶坐着,问了一下老奶奶里面其实是没人的,所以就坐下了。真的两天,被物饭虐的体无完肤,被这位老奶奶治愈了不少。先是后来她外面的位子也坐了人,结果那个妹子一直用望远镜看选手练习,以至于我要出去厕所的时候说了好几声すみません她都没有注意,最后是那位老奶奶帮我说了一声对方才反应过来。后来司会先上来的时候还问了有没有北海道以外过来的人,我就举手了,然后那位老奶奶就问我从哪里过来的,我说是从海外过来的,她还问我哪里,我说中国ww她孙女就坐在前面一排的这个位子,叫声优上台的时候她孙女超紧张就从后面拉住奶奶的手。总之觉得感觉特别好。

然后第二天的talk,手机放书包里之后扔在地上,再加上距离毕竟比第一场要远所以不是很清楚,只能把听到模糊的录音还记得的部分写出来了TTUTT但不得不说第二天也是いい話ばっかり!
一开始先说到了昨天信长的投球。信长听到的时候自己就笑了,把脚翘起来了www然后司会问作为他自己是什么心情,逢坂补刀,也是呢如果是作为角色的话降谷怎么会投出85km的球(哈哈哈哈笑死了想象不能)。然后就说他之前采访的时候就说只能投出60km的球,为了降低难度,结果球速是85km,逢坂在一边表扬他能够提高25km其实是很厉害的。其实他这次的目的就是把球投到手套里面,然而连这个目标都没有达到,然后他觉得非常不好意思,感觉不在投手丘上表现一点什么心里过不去,所以就在投手丘上土下座了一下(哈哈哈哈)问逢坂他怎么看,逢坂倒是觉得没投好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之后的announce采访部分,另外一位司会直接跟他说刚才岛崎桑投得非常好呢(「素晴らしいピッチングしましたよね」),他心中「えっ?」了一下,本来台本上就这么写着,他以为司会会稍微改一下大概会说残念啊之类的,结果完全照本宣科,他瞬间动摇了然后想说リベンジ结果发现也没有リベンジ成功(就是上次信长没有投到手套里面所以这次想投进手套)
问信长实际站在投手丘上是什么感觉,信长说比想象的距离要远,而且他不知道站在哪里开始投比较好。他把中间那块板当作是起跑线一样的东西,站在那个板后面投了。所以就是一般都是站在板上往下面投结果他站在板后面向上的斜坡那边完全就是往上投了啊www下来的时候其实司会提到他的球速,但是信长由于太受打击了所以没有听到然后comment也是随意说了两句整个人都在不好的状态中下场的ww逢坂说不过之前练习的时候信长其实表现的不错,逢坂还感觉是指导者一样知道素人基本上都会往哪边投之类的,你好腻害!服!油管上有他俩在场外练习的视频,看到之后突然想到了双投初次见面的场景。やばい涙が出そう_(:3」∠)_
后面说到昨天的比赛很精彩,然后逢坂他们是坐在本垒的后面看的,前面还有三个电视机按照不同的时间差在重放,然后他们看完投球之后就会一个一个电视机看过来,那个动作笑死了,逢坂巨巨其实一般都自己玩什么pro野球其实他是不看的好么,说野球饭他大概比不上前野的万分之一(﹁﹁)。
终于说到钻A了然而我特么忘记了也没录清楚外加司会说话的确没啥逻辑可言。中间还说到荣纯因为dead ball练成了新武器,特么怎么不去死一死真的是因为dead ball吗?你真的拥有全卷doubt!然后又说到荣纯是受到了很多人的影响才会成长的,这中间应该是克里斯前辈(最重要)吧。我在那里笑笑点头,然而逢坂说不过要说去青道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御幸吧,然后前面一帮迷妹在那里点头,就是那种频率也不很快的点头但是很整齐笑死了。然后信长又说了很好的话,就是他们俩的成长是与很多很多人相遇的结果
还说到逢坂学生时代的经历。原来高中的捕手是他的幼驯染!其实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件事情。总之说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但是小学时是分开来上的,初中在同一所学校,高中的时候再被指明为投手的时候,那个人又是捕手。信长在那里说可以变成一部漫画了啊。还说由于两个人是同年,所以基本没有那种投手要听捕手话的样子。信长补刀,你看上去不是会听捕手话的人啊(nice突っ込み!笑死了!)逢坂就说两个人投球的时候基本都能够想到一块儿,所以不记得有摇过头。
后面不知道为啥信长有提到最后一次登板的时候和御幸的对话,就说不要紧吧,这样我可以全力投球了。其实他也是注意到了御幸的受伤有好好观察别人,而且身边还有一个完全没有察觉的人哈哈哈哈,然后两个人就嫌弃了一下最后一话大家都在那里说着很认真的说话结果荣纯还要出一发ギャグ(这才是荣纯的可爱之处啊!有什么好嫌弃的!但是这边逢坂说荣纯的时候用了あいつ,感觉是爱称!内心的爱!感受到了!)信长还说喜欢在成长中的他们,感觉如果画到最后他们都成为了完成体的时候反而没有什么期待了,所以现在成长中的是最好的。逢坂说到他和寺爹的谈话!说寺爹其实是一个会听取别人意见的人,所以问了他希望荣纯变成什么样子,他说当然是希望能够成为Ace,嘛不过现在的Ace是降谷他也知道,然后寺爹就问他,你觉得荣纯会超越降谷吗?哦草寺爹这球太直了!我都在那里倒吸一口气!旁边信长说你被为了非常厉害的问题啊!不过最后他也没说他当时怎么回答寺爹的。现在想想也是在坐的有很大一部分降谷饭到时候他说希望能够超越的时候要成真了降谷饭不杀去他家么(﹁﹁)
最后问候的时候逢坂又说道自己的老家在四国是没有pro野球队的,随意很羡慕北海道。然后也很感谢钻A这部作品给了他去很多球团合作的机会。退场的时候转身的时候被信长说悄悄话,于是和司会握手再走的,下去的时候本来两个人前后走的然后走着走着信长就走到逢坂的边上了,像逛街一样背对着我们慢慢的走到球场下面,信长又和那边的staff握了手,真的是情商突破天际。但感觉两个人能真的关系非常好,中间很多次信长都直呼「良太」,下去的时候就差勾肩搭背了www

结束之后和别人约好还了最后一个小吧唧之后就去买了饭坐下来吃了。吃完去球场发现竟然买了这么上面的位子和昨天正好相反啊,进了门之后竟然还要往上爬是我第一次做这么后面的位子。以后有球团合作要看看位子了毕竟我也很想好好看比赛不是。而且这次是逢坂登板啊!!除了和西武lions合作那次他们三个人并排站的时候他是站在板上的之外,其他几次其实都没有真正上投手丘好么,而且就他一个人啊!于是抱着侥幸心理我走到了昨天的前排座位那边而且是更加靠近本垒的地方,位子都套着布算是软席么www希望45分开始的first pitching之前这片位子的人还没来就好。旁边的block倒是已经做了比较多的大叔但是我坐的这边是有一排是空着的。心想如果有人来了就移到旁边,就怕录的时候有人来囧。结果逢坂登板的时候完全一片空白了就只知道看着他(挺好的)。登板前采访说了想帮昨天的信长リベンジ,还说到自己以前的经验。登板的时候还稍微动了两下再示意准备好了。真的是跟着他一块儿紧张啊!然后他投了非常好的球!!虽然不能说是至今为止最好的,逼近前几次的速度不太清楚。但是整个form超级好超级帅气然后球路也压得很低直球,从侧面看简直看不出捕手的手套有动过!一开始还以为是ど真ん中,后来看回放镜头其实是有点偏右打的out low,捕手有动一下手套。而且感觉他没有全力投球哦,大概专注于控球了吧,然而在我这种外行人眼中那个球速其实还是很快的。旁边的大叔都在那里“哦哦”然后给他鼓掌。觉得他自己也对这球很满意,投完之后是笑着下来的。说到他的球速是108km的时候,他还说其实自己的目标是120km,说他的form很漂亮的时候,他说大概自己不是很清楚之后会再check的,下场的时候和吉祥物一个一个拍手也很帅气。说到最后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钻A和腿队的时候又突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断了一下也很可爱,总之觉得这个人上了球场之后真的无比闪亮!

后面有采访的时候信长还很自豪的说昨天没有投进去今天逢坂君帮他リベンジ了(一副我家逢坂君怎么样的自豪颜)然后还说今天要用降谷的声音开始报选手的名字了。逢坂announce前面的那段采访就是他把那颗野球收藏了,然后呢用了儿子的声音说话!「全力で盛り上がっていきましょ!おしおしお~し!」说实话现场听觉得完了完了完了,这人大概栄純失ったかも,但回去静下心来闭着眼睛听,其实还是荣纯!是荣纯!没有失去!太好了TTTUTTT是你说Act2动画化之前都不放弃的啊!千万不要失去荣纯啊!!

比赛结束之后慢慢绕了场子一圈都没有找到立板就算了,也没有去天台上俯视一下投手丘。两天的日ハム就这样结束了,当天结束回去竟然还梦到了有人出让吧唧,感觉那种未達成感可能在我心中远远高于了看到他们以及观看比赛的心情吧,自己又是一个非常爱钻牛角尖的人,可能在下次成功买到别人买不到的东西之前,都会不断的纠结和难过吧。可惜下次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首先要在考试之后其次要不能和北海道行程撞,最后希望能看到哥哥或者克里斯,要求这么高估计没什么可能了吧。明明动画结束的时候说过在Act2动画化之前都会一直支持他们但是现在也不得不放弃一段时间了。虽然小燕子也没有参加全勤卡也本来就打不到,但是想到下次再看到钻A的一边脱可能要三个月或者更久就有些失落。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9/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記事
(04/10)
(08/10)
(08/07)
(08/05)
(08/04)
(08/03)
(08/01)
(07/29)
(07/27)
(07/21)
ブログ内検索
アーカイブ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Je suis avec toi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